每一天似乎没有什么不同。晨风吹过窗前,太阳从东方升起,赵王河缓缓流淌。你起身出门,街道喧嚣,人流熙攘。你忙完归家,夜色初上,万盏点亮。一天又一天,似乎都一样。这样的重复中,时光仿佛是挂在客厅里的钟表,每转完一圈就会重来。每一寸时光都不会重来。每一天都分明不同。忽而春分,忽而立夏,忽而秋叶飘零,忽而冬雪纷飞。突然之间,她就老了。

我的时光,您的白发
      每一天似乎没有什么不同。晨风吹过窗前,太阳从东方升起,赵王河缓缓流淌。你起身出门,街道喧嚣,人流熙攘。你忙完归家,夜色初上,万盏点亮。一天又一天,似乎都一样。这样的重复中,时光仿佛是挂在客厅里的钟表,每转完一圈就会重来。每一寸时光都不会重来。每一天都分明不同。忽而春分,忽而立夏,忽而秋叶飘零,忽而冬雪纷飞。突然之间,她就老了。【详细

妈妈,祝您母亲节快乐
      妈妈:您好!好久没给您写信了,您和爸爸的身体都好吧!最近,训练比较紧张,没时间写信,但我心里一直很牵挂您?#29301;?#24819;念您?#29301;?#22920;妈,在这一年一度属于您的节日里,我原本应该亲手给您献上一束最美丽的?#30340;?#39336;,以表达一个儿?#30001;?#24773;的爱,但远在千里之外的我,只有把对您的思念托付给忠实的鸿雁,拜托它捎去我深深的祝福。怀着愧疚的心情,我想起生活在您身边的点点滴滴。【详细

记忆深处的风箱声
      上世纪六、七十年代,北方的农村家?#19968;?#25143;都有砖砌的锅灶,锅灶旁必备一只风箱,它是锅灶助燃的炊事用具。风箱,庄稼人俗称风掀,一般是用桐木制作成的长方形炊具,?#30452;?#22788;有上下两根木制拉杆,连接着箱内活塞式的风掀板,风掀板四边勒着一撮撮鸡毛,风箱的两头各有一个进风口,?#27809;?#21160;式的小木板封闭风口,推拉风箱柄会发出“吧嗒吧嗒”的响声,随着“吧嗒吧嗒”的响声,【详细

俺 娘
      俺娘兄妹六人,她是老大。1953年生人,?#36739;?#22312;,已然是年近七旬的老人了。娘不到6岁,就赶上了国家的“三年自然灾害?#20445;?#30452;?#36739;?#22312;偶尔和娘聊起小时候的事情,?#19968;?#33021;深深地感受到那?#38047;?#21051;在她童年时期的饥饿?#23567;?#23064;说小时候没吃饱过,饿了就去野外找树皮、野菜吃,以至于?#36739;?#22312;各?#24544;?#33756;成为人们餐桌?#31995;?#39321;饽饽时,娘仍然不?#19981;?#21507;。娘的兄弟姐妹多,作为老大的她,很自然地成为了姥姥最得力的助手。【详细

难忘娘的手擀面
      又想起娘做的手擀面了。一只硕大的粗瓷海碗,里面是满满的洁白柔长的面条儿,其上,?#20146;?#37329;灿灿又泛着酱色的鸡蛋卤子,面香酱香蛋花香弥漫在低矮晦暗的土屋里。我搂着海碗,趴在案板上,头也不?#35828;?#25260;,“哧溜”、“哧溜”地狼吞虎咽起来。直吃得头发打绺儿,头顶冒气儿,?#20146;用?#27873;儿。娘看着我贪婪的吃相,饱含沧桑的脸上绽开了幸福的笑容。这是三十多年前的记忆,却时常闯进我的梦?#24120;?a href="http://www.skcp.icu/news/2019nianmuqinjiezhuanti/detail-4426.html">详细】

五月,献给母亲的歌
       年近70的母亲,通过微信发来了照片。她身着青底碎花的民国中式礼服,襦裙优雅,轻扫眉黛,淡点唇色,含笑而立,掩饰不住的喜悦,连额头的皱纹也浅淡了许多。旁边是身着藏蓝色长袍马褂的父亲,带着金丝眼镜,面带微笑,与母亲站在一起。最让人?#32769;?#30340;是,他们?#21476;?#20102;自拍照,可见他们的愉悦心情。二老为什么这么开心呢?原来是陪小孙子去照百天照了!【详细

母亲的?#30333;?/b>
      我的童年正赶上国家困难的时期,当时不懂什么国家形势,就连自家大人是什么心情也不去关注,记忆中每天都是饥肠辘辘的,一门心思就是?#39029;?#30340;,整天不是上山采蘑菇就是下河?#25509;悖缓?#26550;上火烧了吃掉。有时候我?#19981;?#36319;着母亲去地里挖野菜。有一天放学回到家里,?#21561;?#27597;亲在屋后的荒地忙碌着,先?#35757;?#32763;松了,?#32531;?#25441;出来大小不一的碎石子,最后把土壤耙平整。【详细

趁娘还能走得动 吃得香
      娘今年87岁,耳不聋,眼不花,常常把刷锅洗碗洗菜的水倒到一个小桶里,?#32531;?#25552;到院子里去浇花浇菜,我们上班不能陪娘时,娘就在家里看书看报,我们姊妹几个谁有时间谁就去陪娘说话,听娘讲故事,说新闻。今年“五一”四天假期,有两天时间陪娘。5月1日那天,大姐、大姐夫召集全家人到胡集镇?#24184;?#37202;店聚餐,近30公里的路,是为了能让娘多看看风景。1996年,我曾在胡集任过一年的副乡长。【详细

母亲是我所有的乡愁
      小学一年级,我随父母来城市上学。入学时,班主任说,你是乡村?#21561;?#23401;子,学习能跟上趟吗?母亲连忙解释,我们一定跟上趟。后来,在许多的关口,母亲常对我说,你呀要争气一定要跟上趟。在田野里,我随母亲春天除草夏天割麦秋天收玉?#20303;?#27602;日下割麦子,母亲说,须弯腰?#33267;?#19968;口气割一条陇,中途?#23578;?#19968;旦直腰就不愿弯腰了。后来,我做事发?#31119;?#22343;一口气到?#31069;?#19981;计疲惫不论寒【详细

母亲纳的土布鞋
      现在日子好了,我怎么也难忘记母亲纳的土布鞋。母亲干了一天农活,晚上?#25346;?#22312;?#27827;?#28783;下给一家人做土布鞋。?#27827;?#28783;昏黄的火头摇?#32439;牛?#25105;趴在桌子上写作业;母亲就坐在床头,一针针地?#23578;祝?#37027;密密麻麻的针眼,多的让人数也数不清。母亲把鞋底叫做“千层底?#20445;?#26159;用一层层的破布垫在一起,外面用白布包上,?#32531;?#29992;针把这些布纳在一起。自然,每纳完一针,母亲就借助小木轱辘用手使劲拽线,确保鞋底经久耐用。【详细

我们家的老太太
      “一点用也不中”“一点用也不中?#20445;?#26159;我家老太太常说的一句话,几乎成了口头禅。坐电梯上楼,让她摁电梯。她说:不会。我说:试?#22253; ?#22905;问:咱家住几楼?我说:老太太,连住几楼都忘了?她道:我现在,是一点用也不中。出门散步,走不出二百米便说腿疼。我说:老太太,你不愿走,以后咱不出来玩了。她小声?#27905;?#36947;:是真腿疼,你不知道,我现在,是一点用也不中。【详细
  

设计制作:张海红
德国杜塞尔多夫的房价
看牌抢庄牛牛棋牌游戏 黑彩虹计划 竞彩足球比分预测投注 欢乐麻将游戏下载 时时彩极速赛车辅助器有木有 斗地主单机版 官网好运来app下载 不倒翁投注法的效果 五洲国际彩票 开两个号对赌日赚2000 311山东时时 北京平台下载app 全天赛车pk10免费1期计划 玩分分彩怎么做到稳赢 二十一点玩法规则图解 中华线上娱乐